正要网

皮特·西格

编辑:正要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6 08:52:07
编辑 锁定
皮特·西格(Pete Seeger,1919年5月3日–2014年1月27日),美国民歌歌唱家,是他促进了美国民间歌曲的普及。以歌唱世界大同、和平、爱情主题的歌曲闻名。他还是著名的社会活动家,致力于促进社会公正、言论自由和环境保护。著有《怎样演奏五弦班卓琴》(1948年)和《不完整的民歌手》(1973年)。歌曲有《花儿都到哪儿去了》和《变变变》。

基本信息

中文名
皮特·西格
外文名
Pete Seeger
别    名
皮特·席格
国    籍
美国
出生地
纽约曼哈顿中城
出生日期
1919年5月3日
逝世日期
2014年1月27日
职    业
民歌歌手
毕业院校
哈佛大学
代表作品
《花儿都到哪儿去了?》,《假如我有铁锤》、《晚安 ,艾琳》
主要成就
美国现代民歌之父

皮特·西格家庭生活

编辑
2007年皮特·西格参加一个音乐节 2007年皮特·西格参加一个音乐节
皮特·西格出生在纽约曼哈顿中城。他的父亲查尔斯·路易斯·西格(Charles Louis Seeger)是一位音乐者。他的母亲是一位古典小提琴演奏家和教师。皮特·西格7岁的时候,他的父母离婚,他的继母露丝(Ruth Crawford Seeger)是一位出色的作曲家。他的长兄查尔斯·西格(Charles Seeger III)是一位射电天文学家,他的二哥约翰·西格(John Seeger)执教于道尔顿学校。皮特的叔叔阿兰·西格(Alan Seeger)是一位诗人,在一战中阵亡。他同母异父的妹妹,佩吉·西格(Peggy Seeger)也是一位著名的民歌表演者,她嫁给了Ewan MacColl,此人被誉为英国民歌之父。皮特的同父异母弟弟迈克·西格是新失落城漫游者乐队(New Lost City Ramblers,该乐队在民歌复兴时期曾经名噪一时,录制了许多民歌音乐)的创始人,乐队的成员之一约翰·科恩(John Cohen)与皮特的另一个同父异母妹妹佩妮·西格结婚。

皮特·西格艺术生涯

编辑
早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皮特·西格就同Woody Guthrie、Leadbelly一起,周游四方传唱各种类型的民歌歌曲。他在音乐上和政治上保持着与加思里大体相同的态度,他们的作品,都基于传统民间音乐(包括民谣和布鲁斯),配上有关政治题材的歌词,旨在唤起民众的情感与觉悟。在这个期间里,皮特·西格更是对banjo琴和12弦琴成为典型的民谣乐器做出努力。他曾经加入Almanac Singers、People's Songs和织工乐队The Weavers;50年代后期,Pete又回复到从前独唱的形式。[1] 
皮特·西格同样一位优秀的词曲家。他在演唱与创作中,注意赋予音乐以人道主义精神。是美国民歌运动有影响的人物,获得美国民歌复兴运动之父的称号。
代表作有《花儿都到哪儿去了?》、《假如我有铁锤》、《晚安 ,艾琳》等,其中反战歌曲《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影响了众多音乐人。[2] 

皮特·西格生活经历

编辑

皮特·西格早期经历

皮特·西格少年时就读于康涅狄格州的一所寄宿中学(Avon Old Farms),那时,皮特阅读了大量有关共产主义思想的书刊,形成了他自己的世界观。虽然父母都从事音乐事业,但他们没有强迫西格学习乐器,西格自己喜欢上夏威夷四弦琴。1936年,西格随父亲旅行,这次旅行让他见到了民歌的力量。在加利福尼亚的阿什维尔第一次听到了五弦的班卓琴,从此他迷恋上这件乐器,并成为班卓琴的演奏大师。[3] 
1936年哈佛大学新闻系学习,当时的理想是成为一名记者。大二时退学。
毕业后,西格来到纽约,在那里认识了民歌学着艾伦·洛马克斯,艾伦“让民歌走出图书馆”的理念深得皮特的赞同,艾伦帮他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的民歌档案馆里找了一份收集和整理民歌的工作。当时的月薪只有60美元,工作是从录音中筛掉商业化的有种族歧视和“土”的音乐,选出最具代表性的美国民歌。这个项目由泛美联盟(美洲国家组织的前身)的音乐部主持,西格的父亲此时正在该部门担任主任。这段工作让他听到了大量的民歌录音,还结识了像“铅肚皮(Lead Belly)”等一批民歌手,让他在民歌领域有了深厚的积累,并且这段经历让皮特坚定了以唱歌为职业的信心。
1940年,皮特·西格在为移民筹款的慈善演唱会“愤怒的葡萄”上结识了民歌手伍迪·格思里(Woody Guthrie),此后他跟随格思里到美国南方各地的教会、罢工现场、移民社区表演,聆听并搜集人们传唱的歌。皮特在格思里身上得到了最欠缺的生活体验,成长为一名为人民歌唱的歌手。

皮特·西格演唱团体

1941年,皮特·西格与米勒德·兰佩尔(Millard Lampell)和来自阿肯色州的李·海斯(Lee Hays)成立“年历歌手(Almanac Singers)”的团体,用他们的歌声来演唱时事,支持工会并宣传反战。年历歌手经常有许多不固定的成员加入演唱,包括伍迪·格思里、贝丝·洛马克斯·霍斯(Bess Lomax Hawes,艾伦·洛马克斯的妹妹)、鲍尔温·霍斯(Baldwin "Butch" Hawes)、西丝·坎宁安(Sis Cunningham)、乔什·怀特(Josh White)、桑尼·特里(Sonny Terry,黑人口琴演奏家)和山姆·加里(Sam Gary)。西格在年历歌手里的演唱采用笔名“Pete Bowers”以为了不让人由他的名字联想到为政府工作的父亲。
由于年历歌手的许多成员都信仰共产主义,同情工人运动,反对美国参战,西格就是其中坚定的一位。随着纳粹进攻苏联,共产党也转为支持参战,年历歌手开始演唱反法西斯歌曲。西格模仿格思里在班卓琴上刻下了“This machine surrounds hate and force it to suttender”(这件乐器将战胜仇恨)。
年历歌手的演唱不同于传统民歌,开辟了民歌演唱的新形式。年历歌手由于FBI策划的舆论阻扰,不断深究他们初期的反战唱片,以致年历歌手在1942年解散。
1942年6月西格应征入伍,被分配到对日作战的塞班岛,在那里负责一所战地医院的宣传工作。这一时期,西格除了又认识了许多来自美国各地的民歌手,还学会了许多当地的土著歌曲,此后他一直留意世界各地的民歌,并有意地在自己的演唱会上向美国听众介绍世界民歌。

皮特·西格人民之歌

二战结束后,西格回到纽约。1945年12月20日,美国历史上第一个民歌手的组织“人民之歌”(People's Songs)在西格家中成立,西格被选为主席,并兼任《人民之声简报》(People's Songs Bulletin)的主编。由于共产党支持的亨利·华莱士竞选总统失败,让一大批支持他的美国左派歌手备受责难,人民之声也体验它要帮助华莱士竞选而元气大伤,因财务问题而终结。
皮克斯吉尔事件后,不再有人邀请西格参加慈善募捐的演唱会,他的声誉跌入低谷。1949年,西格开始尝试走商业化的道路,他与老友海斯、弗雷德·海勒曼(Fred Hellerman)和荣妮·吉尔伯特(Ronnie Gilbert)组成了一个民歌四重唱组合——纺织工(The Weavers),他们不再演唱时事歌曲,而是回归民歌,形象也不同于年历歌手时期,男士穿上燕尾服,女士穿上晚礼服。他们从前卫村酒吧(Village Vanguard)开始,1950年4月,织布工的第一张专辑出版,其中他们翻唱铅肚皮的《晚安安瑞》(Goodnight Irene)在电台排行榜上13周高居首位,成为1950年最佳单曲。此后,纺织工又录制了许多民歌改编的歌曲,这些音乐不同于当时商业主流的爱情主题,题材丰富,在当时很受欢迎,许多歌曲对后来的流行音乐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麦卡锡主义的横行的时期,纺织工由于以前年历歌手的背景,进入电台封杀的黑名单,从1951年开始不能进行演出,也没有公司愿意给他们出专辑,纺织工只能解散。一直到1955年,他们重新回到舞台,在座无虚席的卡内基大厅进行了复出首演。[4] 

皮特·西格人物逝世

编辑
2014年1月29日,美国民谣之父、人道主义者与环保人士皮特-西格(Pete Seeger)昨天在纽约病逝,享年九十四岁。在西格去世后的第二天,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和前任总统比尔-克林顿都公开对这位美国音乐界的大人物的离去表示了哀悼。
"皮特-西格曾经被称作是‘美国的音叉’,他深深的相信音乐的力量,但更重要的是,他相信公众的力量,他鼓励大家为正义而战,同那些错误的东西一直斗争,使整个美国朝着他认为我们可以做到的更好地方向前进。这些年里,皮特为广大工人和民众维权,也为了世界和平与环境保护而歌唱。他经常提醒我们我们来自何方,我们需要往哪里去,我们会拥有感谢皮特-西格,米歇尔和我此刻正在为西格祈祷,我们的心与皮特-西格的家人和所有爱他的人同在。”
除了奥巴马之外,还有其他美国政界人士也对皮特-西格的去世进行了哀悼,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说:“皮特-西格对社会公正所做出的贡献配得上他伟大的心灵。我向他的家人和朋友们寄以哀思。”
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开始,皮特-西格就同民谣歌手伍迪-格斯里(Woody Guthrie)和布鲁斯音乐人Leadbelly一起周游四方,传唱各种类型的民歌歌曲。西格为民权运动“We Shall Overcome”创作了那首著名的民谣圣歌。后来,皮特-西格将清理哈德逊河的愿望成功实现。2009年,布鲁斯-斯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安妮-迪弗朗戈(Anni DiFranco),戴夫-马修斯(Dave Matthews),约翰-梅伦坎普(John Mellencamp)和琼-贝茨(Joan Baez)等音乐人在麦迪逊花园广场齐聚一堂为西格庆祝九十大寿。这场演唱会的收益全部用于让哈德逊河重现清水的环保计划,西格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就开始了这项计划,从上世纪四十年代开始,皮特-西格就在哈德逊河旁边居住。从四十年代开始,皮特-西格和The Almanac Singers一起开始录音,演唱工会歌曲和反战歌曲。联邦调查局的介入使得The Almanac Singers被迫解散,皮特-西格被应征入伍。后来,虽然皮特-西格退出了共产党,联邦调查局和参议院国内安全小组委员会依然将西格和他的乐队列入了黑名单。西格无法在夜总会中表演,他开始在咖啡屋,学校和野营等各种场合表演。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皮特-西格开始拥有热门唱片。他和织工乐队(The Weavers)一同创作的歌曲《Goodnight, Irene》在美国单曲榜中获得冠军。皮特-西格与李-海斯(Lee Hays)联合创作的歌曲《If I Had A Hammer》被萨姆-库克(Sam Cooke)和特立尼-洛佩兹(Trini Lopez)在内的多位音乐人翻唱过。此外,由西格创作的歌曲《Turn! Turn! Turn!》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被The Byrds乐团翻唱的版本同样获得了排行榜的冠军,另外一首《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则是最受欢迎的反战歌曲之一,金斯顿三人组(Kingston Trio)翻唱的版本曾入围美国单曲榜前四十名,琼-贝茨也曾翻唱过这首著名的歌曲。1959年,皮特-西格是新港民谣音乐节的创办者之一。虽然他创作的歌曲这个时候已经大受欢迎,但他依然无法在电视节目中表演。
无论是在哥伦比亚和迪卡(Decca)这样的大公司,还是在Folkways和Appleseed这样的独立小厂牌,皮特-西格都录制过唱片。1997年,2009年和2011年,皮特-西格曾获得过三次格莱美音乐奖。西格一生曾获得过无数重要的荣誉,这其中包括1972年的创作人名人堂,1993年的格莱美终身成就奖,1994年的国家艺术奖章以及1996年的摇滚名人堂入围资格。
皮特-西格的妻子2013年去世,两人一共生育了一个儿子和三个女儿。西格一共有六个孙子/外孙,其中的陶-罗德里格兹-西格(Tao Rodriguez-Seeger)曾和皮特-西格一起在奥巴马总统的就职仪式上演出。[5]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歌手 娱乐人物 人物
相关词条百科